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hk百彩网免费料香港 >

hk百彩网免费料香港Class teacher

特别报道]走近江城麻木名人(图)

2022-01-13 

 

 

  昨日是民权街“麻木”车主王叶义(左二)的45岁生日。他一大早就将“麻木”交到江汉交警手中。

  从上世纪80年代末,武汉市出现“麻木”以来,在数量庞大的“麻木”司机中,涌现出一批“麻木”名人。如今,在政府取缔“麻木”行动中,他们又走在前列,成为新的榜样。

  张兆林是在一夜之间成为武汉新闻人物的。1999年9月5日清晨6时左右,两位老年夫妇乘坐他的“麻木”,下车后竟将装有10万元现金的钱包遗忘在车上。“麻木”开出了300多米,张兆林才无意间发现了钱包。他打开一看,一沓现钞出现在眼前,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。“人穷志不能短!”张兆林急转车头,以最快速度追了回去。钱包“完璧归赵”,两位老人激动之余,拿出几张百元钞票要感谢这位大义的“麻木”,被张兆林谢绝。

  这一消息迅速在武汉三镇传开,成为江城市民的美谈。10月15日,江汉区民政局、区残联专程给他送来一辆崭新的“电麻木”,武汉市交管局非管处为他上了一个特殊的牌照:20001。

  如今,张兆林决定带头提前交车。此外,他已经动员6位“麻木”朋友去了交车点。谈及以后打算,他说:“去创业,在另一个天地里,干出一番作为!”

  中华路西城壕社区的曹家,在当地踩“麻木”颇有名声:曹桂林今年62岁,1985年开始踩“土麻木”,弟弟曹明鸿也紧随其后开“麻木”。1995年,中学毕业的儿子曹光绪和二女儿一时没找到工作,也开起了“麻木”。

  “在我家四个司机中,儿子曹光绪车技是最好的,开了8年车,别说车祸,就是连碰车都没有碰一下。”曹光绪经常在阅马场一带载客,父亲和姐姐则在小东门。平时大家各干各的,晚上回家再相互交流一下。“我们最担心的是路上出事,这样赔不起,还好,我们四个车技都不错,几年来都没出什么麻烦。有时车坏了,都是我们自己修。”

  “虽然对车子有了感情,但我们知道开‘麻木’不是长久之计。我身体不好,有高血压、高血脂,年纪大了就开不动了。所以我说交车,孩子们都没意见。”

  5月21日,下肢双残的匡立群,在汉阳区第一个上交“麻木”后,立即买了一辆残疾人代步车。

  匡立群是武汉市的“自强模范”,他从来不把自己当成一个残疾人,只要正常人能到达的地方,他一定会到达。1990年,匡立群就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小副食店,为方便进货,他买了一辆“麻木”采货。副食店的事情,他也明确分工:妻子何小梅主内,他主外。结婚10年来,何小梅没有管过看店以外的事情,纳税、购物、跑业务都是匡立群的事情。

  1991年夏天,他从宝丰路开着“麻木”回家的时候,一个女士拦住他的“麻木”,请他捎带一下。女士下车后给了匡立群3元钱。“没想到开‘麻木’还可以赚钱。”此后,匡立群就在进货之余,跑起了“麻木”营运。

  从1986年起,朱启友就到汉正街踩“麻木”。与形形色色的人交道打久了,他练就了一双“火眼金睛”。哪些人是经商的,哪些人是打货的,哪些人是游览观光的,哪些人是图谋不轨的,他可以迅速辨出。

  朱启友“破”的第一起案子是抓了个现行窃贼。那天,货主买了煤气灶叫一“麻木”运送,他自己则坐上朱启友的车跟随。途中,货主又去打货。这时一青年搬下“麻木”上的煤气灶正要溜走,被朱启友一把擒获,扭送到派出所。

  在“麻木”这一行当寒来暑往15载后,他帮助警方抓了400多名小偷,汉正街人送给了他一个称号———“麻木神探”。

  对于政府取缔“麻木”,朱启友说:从汉正街的情况来看,取消“麻木”后,交通将会更加畅通。从他自身情况看,没了“麻木”,生活的办法总是有的,困难再大,也大不过双手。

  昨日中午,上肢残疾的闰社军终于接通了东北长途,她高兴地告诉在那里上大学的儿子:“强强吗?爸妈今天响应政府号召,把两辆‘麻木’都交了,所得的万余元补偿金全部寄给你交学费!”

  “那,以后家里怎么办?”“放心,有市区街各级关心,爸妈会有合适工作的。你今后不用再踩‘麻木’了……”

  强强叫陈强,家住洪山区劝业场社区。提起这位“大学生麻木”,劝业场、四眼井、街道口一带的“麻木”们无人不夸。

  陈强的妈妈残疾,父亲身体不好,还有83岁的奶奶……从初中起,他便从下岗多年的父亲那里学会了踩“麻木”。上高中时,他利用晚上和双休日、寒暑假,帮家里踩“麻木”。一年后,他挣到了买新“麻木”的钱,自己当起车主来。

  2001年7月,陈强从洪山中学考取佳木斯大学后,欠下1万元学费。每次放假归来,他更是没日没夜地踩“麻木”挣钱,想早点还清1万元欠款。